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续南明 > 第345章 大胜
    左翼这边,镶黄旗、正蓝旗的清兵被张出敬的锐兵队打得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正在流血僵持,猛然明军那边传来声声的咆哮怒吼,接着沉重的脚步声响起,“砰砰砰砰”,大地似乎都在抖动,伴着甲叶的锵锵作响。

    接着数十个全身重甲,小山似的魁梧大汉轰隆冲来,他们一身甲胄皆是沉重之极,片片寒光闪闪,银光粼粼。厚实札甲叠叠层层,将他们全身上下包裹得密不通风,便若一个个铁人似的。

    甚至各人头上还都是坚固沉重的铁笠盔,围着厚厚护脖护喉顿项,厚实有弧度的铁面罩,前后护心镜同样闪亮厚实之极。

    他们轰隆过来,手上持的都是巨斧朴刀,战锤狼牙棒,个个彪悍凶残,煞气腾腾,有若猛虎要吃人。

    看这些重甲兵的威势,个个持着沉重致命武器,二旗的步甲马甲本能感觉不妙,但来不及多想,怒吼咆哮声中,这些重甲兵已是狠狠践踏着雪地,连人带甲冲撞过来。

    一片的惨叫,还有身躯翻滚扑倒地面的声音,接着是兵器的交鸣,凄厉的嚎叫,有如猛虎冲入群羊,数十个陷阵营的锐士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一个重甲战士使用狼牙棒,木棒沉重,前端包铁,棒头如枣如锤,包满狼牙似的铁钉,他对面一个手持雁翅刀的镶黄旗马甲。

    这马甲身着二重甲,镶铁棉甲里面又穿着铁质的短罩甲,总重量达五十多斤,但面对眼前的新安军重甲战士,他引以为傲的盔甲却显得如此的单薄。

    他手中雁翅刀拼命劈砍,妙招百出,对面重甲战士只是猛砸猛扫,每一棒砸下,这镶黄旗马甲都是颤抖,口中的鲜血不断被震涌出来。

    他左手的盾牌已经被砸得碎裂,左手臂诡异的扭曲着,显然已经被砸得骨折。对面又一棒狠狠砸下,他不得不举刀格挡。当的巨响,他的雁翅刀被砸得碎断,狼牙棒凶猛势头不变,就恶狠狠砸在他右肩膀处。

    马甲凄厉的惨叫,里面骨头尽被砸得碎裂,中棒处血肉模糊,白惨惨的骨头都被棒钉带露出来。

    他来不及喘气后退,重甲战士又狠狠一棒砸来,就沉重砸在他的头上。红的白的喷溅,这马甲头盔凹陷,头骨碎裂,脑袋如烂西瓜似的,下面的脸容红白相间,连眼睛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身影闪过,一刀一斧狠劈在他身上,金铁交鸣,夹着深深的痕迹。重甲战士不理不睬,他狼牙棒一扫,一个步甲踉跄喷血摔去,另一个甲兵手中的斧头也不知飞向何处。

    重甲战士大步上前,狠狠一棒,砸在那失去兵器的甲兵头上,脑浆碎骨,又砸得他头颅如烂西瓜。更追着那踉跄摔倒的步甲去,不理他的哀求,在他凄厉惨叫中,一棒一棒将他砸死。

    血雨扑面,铁面罩上布满敌人的鲜血碎肉,看着眼前血肉模糊的鞑子尸体,重甲战士猛然踏上,持棒发出一声凌厉的嘶吼,浓浓白气喷出,便若那巨熊的咆哮。

    陷阵营锐士势不可挡,这边的镶黄旗、正蓝旗鞑子本就苦苦挣扎,他们冲上,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他们悍勇无敌,手中战锤狼牙棒乱砸,巨斧朴刀乱劈,瞬间过去一路尸体,到处散乱的碎肉残肢。这边的二旗清兵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恐惧,个个嘶叫着,就是往后方退去。

    重甲战士追着打去,锐兵队战士紧随跟上,还有左翼原来的乙等军们,也在残余军官的指挥下列阵跟上,让这边的鞑子残兵更是慌乱,惊慌混乱拥堵一片。

    “败了!”这边的正蓝旗牛录章京索浑、监督左翼作战的镶黄旗牛录章京阿桑翰、率一百五十骑马甲过来突击的镶黄旗牛录章京拜萨穆都是面无人色,感到深深的无力沮丧。

    大清精兵,竟然在野地中彻底败了,这是他们不敢想象的。

    特别拜萨穆更是嘴唇哆嗦,全身从头凉到脚,牛录甲喇中的马甲兵,都在这一战中损失殆尽了。

    陈泰甲喇,完了。

    索浑狠狠握着拳,因用力过度,指甲深入肉中却不自知。他的牛录也完了,攻打军寨后,连包衣仅剩下二百人,现在又全部折在这里。索浑牛录,也完了。

    想想当初意气风发,率整个牛录南下南直隶,显然就是个巨大的错误。

    身边只余两个戈什哈,现在不是考虑胜利问题,而是如何保命,虽然后方还未有鸣金收兵,但索浑已经准备逃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明军右翼那边传来剧烈的爆炸声,接着是山呼海啸似的喊杀声,索浑竦然看去,一身的寒毛都涑栗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掷弹队的好汉突入侧翼,这边的镶黄旗鞑子正被杨大臣的长矛盾阵打得溃不成军,押阵的牛录章京制止不得,只得拨马回逃,正对上掷弹队的好汉。

    他们不由分说,劈头盖脸就是一阵万人敌,将逃跑的牛录章京等人炸下马来,然后右翼这边的三总四总就合围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韩官儿、罗显爵麾下的甲等军,整场战事都是观望,早就憋着一肚子的劲,立刻火铳排排打,长矛盾阵的压迫,与杨大臣等人的正面军阵一起,将所有正面的鞑子,都往左翼那边驱赶包围过去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战场上一片惊天动地的嚎叫,兵败如山倒,血流飘橹或许就是眼前的样子。索浑等人见惯了明军的兵败如山倒,大清精兵在野外却是第一次。此情此景,唯有个个脑海空白。

    还是索浑提醒一句,他顾不得多想,策马就走,否则慢了一步,右翼正面那边明军包围过来就完了。

    阿桑翰、拜萨穆也再顾不得麾下的死活,个个策动马匹,紧随在索浑的身后逃走。

    猛然几声凄厉的呼啸从各人头顶上空掠过,带着火焰,带着硝烟,带着飞行的轨迹,如同绚烂的流星坠毁在前方不远的雪地上,五六枚飞雷,前前后后插在雪地上不响不动。

    神火飞鸦?索浑等人一惊,他们现在如惊弓之鸟,任何明军的举动都让他们提心吊胆,为安全起见,各人都是策马远远绕开这些不声不响的神火飞鸦们。

    猛烈的爆炸!

    马匹惊嘶,阿桑翰与拜萨穆的盔甲上,胯下的马匹上,都爆出一团团的血雾。

    气浪铁片腾腾而来,索浑喷着血向后翻滚出去,他重重摔在地上,想要挣扎爬起,左手一探,却是探了个空。就见上面空荡荡的,只余一个断臂,连着几丝的血肉,鲜血若喷泉似的狂涌。

    索浑惨叫着,看自己战马就滚在不远处,腹部上密密的孔洞,他不敢停留,一瘸一拐的拼命逃跑。

    后面轰隆的脚步声,不知多少人追来,索浑知道逃不了,心一横,抽出自己雁翅刀,就转过身来爆喝:“大清国牛录章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就见身影闪动,一个耀眼的红斗篷映满了他的眼帘,随之还有锐利闪耀的金属寒光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锐器刺透身体的渗人声音,一杆长矛刺透索浑的身体,他踉跄摔倒在地,口中涌出大股大股的血沬。

    身影闪动,又几个红斗篷上来,手中长矛对他狠刺,索浑声嘶力竭的嚎叫,在飞洒的血雨中,慢慢身体扭曲不动。

    崇祯十五年十二月初九日,八旗满洲正蓝旗牛录章京索浑被新安军斩杀当场。

    索浑,满洲正蓝旗人,屡有功,曾败李自成,又攻姜瓖,以功积升巴牙喇纛章京,兼吏部侍郎,授本旗固山额真。

    但在这里,他被群矛刺成蜂窝,默无声息的死在沭河边的雪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泰痛苦的闭上眼睛,排兵布阵的时候,不会想到会是这样吧?

    大清兵如此惨败,一个甲喇的精兵打得空荡荡,是谁也无法想象得到的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他就不会南下,但世上又哪有后悔药呢?

    山下的余丁包衣炸锅似的抢夺马匹,各自慌忙逃命,一些不多的甲兵未披甲兵逃回来,也加入抢夺的行列,然后他们骑上战马,落荒而逃,对他这个甲喇理也不理。

    一些逃跑回来的蒙古骑兵也自顾自的跑了,事先他安排蒙古正白旗骑兵一百,他满洲镶黄旗马甲五十牵制明军右翼,看样子没剩几骑了。

    铁蹄轰隆,大量的明军骑兵朝这边赶来,还有一些精骑三三两两追击余者的幸存者。

    “主子,快走!”戈什哈护卫焦急的呼喊,唯一剩下的牛录章京也是焦急的劝说。

    陈泰一叹,默默脱去盔甲,吩咐戈什哈多牵几匹战马,就从山岭西侧奔了下去,他知道前方有军寨,为免可能出现的截兵,他就不走通京大道,而走小道逃跑。

    他奔下山岭的时候,忍不住回头看去,最后看到是这样一副景象:

    他满洲镶黄旗的兵马被合围在湖水的侧边,三面密密长矛盾阵,盾阵边上,是连绵爆开的火光与硝烟,那火焰是如此的璀璨,烟雾是如此的白皙,就象一朵盛开怒放的天女花。

    “万胜!万胜!万胜!”

    战场狼藉,层层叠叠的清军尸体,一直蔓延到结了冰的湖面上,寒风瑟瑟,吹拂不开刺鼻的硝烟味、难闻的血腥味。鲜血若溪流,踏上去滑湿湿的,满地残破的旗号盔甲,残肢碎肉。未死者还在痛苦的哼吟,临死前的马匹在垂死的挣扎。

    好一个残酷的血色战场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战场上,新安军将士在山呼海啸的欢呼,呼喊着胜利的声音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胜利了,他们打败了不可一世的侵略者,获得了新生。

    他们个个叫喊着,跳跃着,连被救护兵抬着,担架上的伤员们,也是露出喜悦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们胜了,他们的血没有白流。

    欢呼声中,杨河策马过来,身旁的中军官张出恭激动得全身发抖,他颤声道:“相公,我们打赢了!”

    杨河满足的叹息:“是的,我们打赢了,我们在野地中战胜了丑虏!”

    他高举双臂,叫喊道:“我们赢了!”

    浪潮似的欢呼,激情的军歌响起。

    “批铁甲兮,挎长刀。与子征战兮,路漫长。”

    “同敌忾兮,共死生。与子征战兮,心不怠。”

    杨河高声和唱:“踏燕然兮,逐胡儿。与子征战兮,歌无畏!”

    却是东汉军歌《马踏燕然》,入选新安军的军歌之一。新安军军歌有很多首,什么场合唱什么歌,主要看哪首应景,此时《马踏燕然》当然非常应景。

    众人欢呼歌唱,有若沸腾的海洋。

    崇祯十五年十二月初九日,邳州练总杨河,率新安军三千,与虏陈泰部大战沭河边畔,大破之!贼伏尸被野,被斩首一千二百六十八级,俘获三百三十三人,缴获无算。己方仅重伤阵亡二百多人,受创二百多人。

    消息由震惊不已的邳州同知张奎祥于初十日送往邳州城,州城沸扬震动!

    十一日,邳州知州苏成性急急将捷报送往淮安城,再不顾野外凶险安危,急急往天月寨而来。

    十二日,快马加鞭的捷报送抵淮安城,整个府城震动!

    特别随着消息传扬,天月寨一战,斩获的贼虏首级中,竟有甲喇章京、牛录章京级别的人物,整个南直隶震动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白牛:多谢“dick117712、不动如山动如雷震、大鹅花卷、骑猪虎爷、豆浆油条包子粥”各一万打赏。

    多谢游龙在天888、最爱赵中举、方知读书迟、铁虎虎、搞么之、菜农伟大1、求道无门、爱尚201311、颍河读者、小总兵等书友猛烈打赏,余者书友各类支持等。

    情节告一段落,我要休息几天,准备下一段剧情的开始。
友情链接:九御神王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春野小神医  超强吸妖器  全本书屋  哲夫当立  落秋中文  秦吏  牧神记  减肥方法  大争之世  工作总结  赘婿  星座网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吞噬星空  努努书坊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寸芒  盛唐风华  三国高校传  小学生作文  最强狂兵  字幕库  中学生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