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三八四章 血脉疑云
    黎明将近,皇城内外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袁老尚书始终不曾回到军阵之内,而是站在皇城之下,晨风习习,老大人苍老的身体微微晃动,他毕竟年事已高,哪怕只是站上一个时辰,那也是十分吃力,袁默贤站在父亲身边,看着执拗的父亲,关切之余,心下却也是有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老尚书为官多年,在这错综复杂的朝堂之中,却始终屹立不倒,固然是因为德高望重门生遍天下,但最紧要的是老尚书从来不卷入朝堂的纷争。

    老尚书坐镇礼部多年,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按照国法来施行,让人找不出毛病,他为官公正,即使是当初的四大世袭候,对这位老尚书也都是礼让三分。

    司马氏与淮南王斗得你死我活之际,老尚书却是呆在自家的菜园子里,两耳不闻窗外事,似乎朝堂的纷争与他全无干系。

    袁默贤在父亲手下当差多年,也学会了装聋扮哑的手段,与他无干的事情,他绝不会沾染分毫,就算真的与他有关,那也是凡事只管三分。

    可是今次袁老尚书的所为,却与他从前的为官处事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老尚书年事已高,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告老还乡,在这节骨眼上,无论京城发生何事,最好的选择便是待在家里,如同往日一样,两耳不闻窗外事,但此番老尚书得知兵马入城,竟然穿上官袍,连夜赶到了皇城之下。

    更让袁默贤诧异的是,文武百官众多,没有谁主动上前,却恰恰是父亲主动来到皇城脚下,准备说服齐宁出城。

    袁默贤实在不知道老父亲为何此番要如此主动涉足此事,看到风中的老大人闭着双目,颌下白须飘动,却又不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,袁默贤回过头,见到萧绍宗竟然端着一把椅子走过来,忙拱手施礼,萧绍宗微微一笑,将椅子放在袁老尚书身边,轻声道:“老大人年事已高,不可久站,坐下等候吧!”

    老尚书这才睁开眼睛,看了萧绍宗一眼,却没有拒绝,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萧绍宗一挥手,四周的盾牌兵迅速移动,在四周围成一道铜墙铁壁般的保护层,老尚书抬手抚须,凝视着萧绍宗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萧绍宗微一沉吟,终是道:“兵临城下,并非小王所愿,但却不得不为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想要置齐宁于死地,是否真的只是因为他弑君叛逆?”老尚书看着萧绍宗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萧绍宗并没有立刻点头,犹豫了一下,才道:“老尚书睿智非常,小王钦佩。齐宁弑君叛逆,为了我大楚的江山社稷,自然是该死,只是小王对他存有杀心,却并非只是今次,很早之前,小王就想过要诛杀此人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袁默贤一怔,嘴唇微动,但他当然知道在这种时候还轮不到自己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王爷的意思,老臣没有听懂。”老尚书倒是显得十分平静:“难道齐宁早就有叛逆之行?”

    萧绍宗摇头道:“从前是否有叛逆之行,小王并

    不知道,但此人从生下来的那一天,就注定不该活在世上,又或者说!”他微一沉吟,才道:“又或者说他不该生在锦衣齐家!”

    老尚书这才显出一丝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萧绍宗抬头望向东方,平静道:“此人叛逆之心,乃是天生注定,今日不叛,明朝也会叛。”

    老尚书自然听出萧绍宗话中有话,想了一下,才道:“卢大人先前问过一句话,齐宁弑君叛逆,究竟是所为何故?”抬手抚须道:“齐宁奇袭西北,为大楚立下了赫赫战功,老臣实在想不明白,他谋反的动机何在?”凝视着萧绍宗眼睛,缓缓道:“凭心而论,他虽然是出自锦衣齐家,但却根本没有谋反的实力,秦淮军团不在他的掌控之中,攻略西北的楚国兵马出自西川,他领兵攻打北汉,那些兵马自然相随,可是他要谋反作乱,驻军在西北的那些兵马绝不可能为其所用。”

    萧绍宗淡淡一笑,道:“老大人是觉得他没有实力谋反?”

    “至少老臣实在看不出他谋反的实力何在?”老尚书轻叹道:“如果只是说没有谋反的实力,那还不足以证明他就没有谋反之心,最紧要的还是那句话,他为何要谋反?”抬头望向皇城:“如今他被困在皇城之内,四面被围,想要脱身已无可能,齐宁不是笨人,他入宫弑君,应该就想到后果。这样的结果,老臣并没有看出他得到什么利益,反而是将自己和锦衣齐家彻底断送。”

    “小王说过,他从一生下来,就注定有反心。”萧绍宗叹道。

    老尚书道:“锦衣齐家是开国功勋世家,两代侯爷都是帝国的柱梁,锦衣齐家亦是我大楚极为荣耀的世家之一,所以老臣想不明白王爷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”他双眸显出狐疑之色:“王爷说他一生下来就有反心,恕老臣直言,这不但无法让我大楚百姓信服,甚至会让所有人觉得荒谬透顶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齐宁本就不是锦衣齐家的人!”萧绍宗平静道。

    老尚书身体一震,脸色剧变,就是一旁垂头不语的袁默贤也赫然抬起头来,显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老尚书才道:“王爷,老臣没有听清楚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齐宁并非锦衣齐家的人。”萧绍宗重复了一遍:“此人本就不是齐家的血脉,所以齐家的忠诚,自然不可能延续到此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老尚书虽然心下震惊不已,但还是足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摇头道:“王爷,齐宁虽然谋反,但有些话却说不得。齐宁虽反,可是锦衣老侯爷和齐大将军都是帝国的忠臣,他们为我大楚立下了赫赫战功,人虽然都不在了,但他们的英名,却实在容不得亵渎。”

    萧绍宗声称齐宁不是锦衣齐家的血脉,这当然是石破天惊之事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大到皇室帝胄,小到贩夫走卒,对子孙的传承看的都是极重,像锦衣齐家这等帝国功勋世家,对于家门血脉的传续自然更是异常的在意,齐宁承袭了锦衣候的爵位,在世人看来,那自然是极为纯净的

    齐家血脉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说齐宁不是齐家血脉,那当然是对锦衣齐家莫大的侮辱。

    老尚书坐镇礼部,对于人伦纲常自然是十分在意,萧绍宗说出齐宁不是齐家的血脉,老尚书震惊之余,却也略有些恼怒,如果萧绍宗只是信口开河,以此来攻讦齐宁,那老尚书对此等言行实在是鄙夷至极。

    “小王当然知道这不是小事。”萧绍宗缓缓道:“所以至今为止,小王从无对别人透露过此事。只是老尚书想知道齐宁谋反的动机,小王不得不如实相告。”

    一阵沉寂之后,老尚书才道:“王爷既然这样说,当然有证据在手?”

    “至少有一位证人可以证明此事绝无虚【】假。”

    老尚书摇头道:“如此说来,王爷也是听人所言?难道王爷所说的那位证人,就不会信口雌黄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萧绍宗语气异常肯定:“在小王看来,如果天底下只有一人能够实话实说,那就只能是他,如果知道他是谁,老尚书也一定不会怀疑小王所言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说的证人,到底是谁?”老尚书直视萧绍宗的眼睛。

    萧绍宗却是摇头道:“并非小王卖关子。今日将真相告知老尚书,本就是无可奈何,在得到那位证人同意之前,小王却不能透露他的身份。”顿了一顿,才道:“小王只希望老尚书能够相信小王所言,不到万不得已,为了维护锦衣齐家的名誉,小王也不想对任何人再透露此事。”见老尚书眯起眼睛,萧绍宗低声道:“只要此番平乱成功,诛杀了齐宁,稳定京城之后,小王定会向那证人请求,由他亲口向老尚书告知真相,不知老尚书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老尚书微一沉吟,才道:“王爷所言,老臣实在难以接受,也实在难以想象!”

    “老尚书为官多年,即使足不出户,京中发生的事情,老尚书也会尽收耳底。”萧绍宗轻声道:“当年锦衣齐家发生的那桩事情,别人或许知道不多,但老尚书知道的应该不会太少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齐大将军的夫人柳氏当年身怀六甲,市井之间都知晓柳氏临盘在即。”萧绍宗缓缓道:“柳氏孕期的时候,府中下人还在外面说起齐家即将有后的事儿,可是据我所知,就在柳氏要临盆的那些时日,齐家上下忽然三缄其口,没有人再提及一句,而齐大将军在那时候突然回来,很快就有风声说,柳氏因为难产,虽然保住了孩子,可是柳氏却因此而死。”凝视着老尚书,轻声问道:“这事儿老尚书应该比小王清楚吧?”

    老尚书微眯起眼睛,似乎回想当年往事,片刻之后,才微微颔首道:“确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后来又如何?”萧绍宗唇边泛起一丝浅笑:“柳氏好歹也是大将军夫人,亦是锦衣齐家长媳,如果过世,总该厚葬,可是据小王所知,锦衣齐家似乎从未为柳氏办过丧事,老尚书,不知小王所言对不对?”
友情链接:极品最强大少  明朝败家子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IT百科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明末第一贼  最强狂兵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全职高手  tplink  个性说说  北宋大表哥  赘婿  秦吏  论文大全网  逆天铁骑  广东高考网  个性说说  玄界之门  工作总结  大魏宫廷  杀神白起  重活一次  飞剑问道  莽荒纪